三生万物

指导老师:

设计说明

生态大环境中,时时刻刻都继续着生命的出现、消亡。新生为我们 带来希望以及情绪的昂扬,土壤冒出的嫩芽、呱呱坠地的婴儿…… 这都是强有力的生命音符,而大千世界的物态循环、生息不止不仅仅是“生”,还有向生的——“死”。生与死、相互孕育构成了这 个世界的阴阳,促就平衡。

Ø土壤承载着万物生命的重量,亦然不遗余力的为每一株花草贡献养分,得万里芳菲;花草繁芜,为大地披锦绣霓裳,更为世人果腹延 其寿数;人生直作百岁翁,亦是万古一瞬中,长眠就木终化土。土、  花、人虽只是万物之三,却足彰显世间生息,循环往复,乐此不疲。

Ø爱护、付出、回馈、延续、新生、成长……周而复始中夹杂太多的 慨叹,世间万物为自己生,也为万物生。

全系列以巍山建筑、花卉、服饰图案等元素的运用为基础,围绕“三生万物,生生不息”的精神气韵展开。

应用材料:丝巾

(1.)工艺: 数码喷绘、数码印花、机器卷边

(2.)布料: 真丝、仿真丝、棉

共4组、12+5张设计图。深度、风格、情绪表达、所用材质、诠释之物各有不同。

作品主干全幅共四组,1+3结构,共12张设计稿。

首先为大组,延伸三生万物之精要,图3张:1.土生花(名称:生花),2.花育人(名称:果腹), 3.人归土(名称:安息)。

由大组再延展3小组,分别扩充:1.土生花为土的付出,建筑依附土壤,由土壤所起故展开为建筑 组——巍山照壁三图:墙隅,俯,一笔照壁。2.花育人为花的贡献,展开花卉组——花卉三图:贵友花碎,镜中,破荆棘。3.人归土为人的妥协,展开身体发肤组——青丝白发三图:岁月不居、长河、落发。、

作品主体之外附支系两组,再续黛瓦白墙绮行系列——建筑图腾:藏、探;再续三千丈缘愁系列——华服:肩上云、摇曳、冠。

田野调查:

19年的下半年,我们两下巍山,去寻觅毕业创作所需要的资料。

第一次,我们跟随着学校的安排,探访了巍山博物馆、民俗博物馆、三彝扎染、巍宝山等多个地方。

第二次,得到老师的允许后,我们独自深入巍山,去往庙街镇、大仓镇等多个村镇,并进入遥远神秘的琢木郎村。见识了巍山内部各乡镇间的服饰差异,看到了瑰丽的图案纹样文化、刺绣文化,收货颇丰,获益匪浅。

   

设计过程

试错与成长

 

效果图

生生不息系列——三生万物:该系列直接延伸题目“三生万物”,由土生花、花育人、人归土三个相生过程组成,虽只有三个元素,但足以展现时间的生存之和谐。画面抽象而热烈,情绪对峙,一触即发。

安息:花作骨,血色枯骨深埋地底,成了土壤的一份子。蓝色沉寂,人类的死亡大多回归土地,化作春泥更护花,终归走向自然,奉献自己。

 

果腹:拾花者们每天走向拥有营养价值的花朵,进行采摘工作。他们赋予花朵生命,再对其进行蚕食延续自己的生命,休戚相关。联系千丝万缕、无法割舍。依旧采用红、白、蓝三个颜色。

 

生花:用一颗颗红白相间的种子用作红色花朵的花心,花朵肆无忌惮的向四周绽放,一点点的占据蓝色土壤,而土壤则在花朵还是种子的时候就占据了他的一部分,使之不可分离,两者相互哺育、相互生长。颜色采用蓝色、红色、白色,画面内容丰富,充斥着鲜活的挣扎、蓬勃的生机。

 

黛瓦白墙绮行系列——建筑:该系列承接生生不息中土生花,强调了土地的慷慨。延伸出巍山传统建筑元素照壁的运用。打乱的照壁图案又似拼图,人心与土地的杂乱无章,线性表达。画面温柔沉静,小小建筑,静待时光。

俯:以飞鸟之姿俯瞰大地,一片片的黛瓦相照,应和着给予它们立身之本的大地。即便为俯视,陈的却是敬畏情。

 

墙隅:照壁只是墙中的一方天地,绘景入画,分明是墙头一角,而今反而难见真容。虽只是巍山建筑群中的小小一隅,但可以呈现巍山建筑的精美细致。背景随意,蓝色设色,犹如墙外之无际天空。


 

一笔照壁:照壁有飞檐,照壁有辉煌。至繁对至简,瓦当、壁画尽在一笔一线之中。有始有终,连续不断,正如照壁建筑艺术的历史传承。

 

再续黛瓦白墙绮行系列——建筑图腾:传统巍山彝族建筑朴实又精美,注重细节的塑造。 砖木质朴纯粹,不带杂念。粉壁图仙鹤,昂藏真气多。图腾纹样的介入既美化,也强其气韵。

探:整幅画面由巍山传统的图腾纹样、小鸟剪影、巍山古城钟楼虚影做主要元素,给人以静谧、仙气飘飘之感。整体为对称手法,再加小鸟剪影与钟楼虚影打破了整幅画面的刻板。使得画面层次更加丰富,视觉上更有冲击性。

 

藏:黑白用色对比强烈,富有严肃性。传统的巍山图腾纹样、巍山墙壁上的装饰性纹样、以及骷髅头组成整幅画面。角隅纹样环绕,中心图形倾斜打破对称性。整幅画面张弛有度。

 

云兴霞蔚系列——花草:该系列承接生生不息中花育人,强调了花草的供养。延伸出巍山花卉,尤其是服饰中刺绣花样中花卉的运用。花卉组三张皆为画中画,整体是画,去其黑色画框也是画。画面对比色,协调又饱含不安。

贵友花碎:所谓贵友即为牡丹,彝族东山型服饰华美异常,喜用牡丹的刺绣花样,美轮美奂。花样几经流传,牡丹花变形的刺绣图形早已不局限于一种,是为分裂,是为创新,也是为不固步自封。

 

破荆棘:向日葵养人间浩气,腐朽凋敝与荆棘重重围困,冲开的战斗性是向日葵的气血。为自己而战而拼搏。

 

镜中:马缨花为巍山常见,接地气,表巍山气韵。不华丽、不娇弱,朴素自得,安享山间美景,它绝不是温室之花。花房的玻璃如明镜、如牢笼,锁不住马缨花,它天生归于田野,属于自由。

 

三千丈缘愁系列——头发:该系列承接生生不息中人归土,强调了人的归还。延伸出女性头发的运用。所谓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发本无心奈何人有心。画面轻快童趣,怀恋过去,期待未来。热烈,情绪对峙,一触即发。

岁月不居:朝如青丝暮成雪,纵情肆意的年岁不知何时丢失。如巍山彝族女子,婚后的头发便高高挽起,再不是乌发如瀑可成滑梯,哪得月下玩乐的自在。

 

落发:失去不再回,落入地板的头发随着水流蜿蜒落入不可逆的水道。文化再得不到保护时是否也是这般落寞收尾。警示众人需作出努力。

 

长河:一边是仰望的无边星河,一边是地上潺潺的深流。一边是时代脚步的不停碾压,一边是民族无法割舍的传统。顾此失彼,何以权衡。

 

再续三千丈缘愁系列——华服:发为本,衣为饰。所谓“绣罗衣裳照暮春,蹙金孔雀银麒麟。”由头发扩展到服饰,为人归土再添一色。

肩上云:披肩又做云肩,是为马鞍山彝族服饰最为瑰丽的特色之一。时光的笔迹描绘,却不足以使它黯然。

 

肩上云:披肩又做云肩,是为马鞍山彝族服饰最为瑰丽的特色之一。时光的笔迹描绘,却不足以使它黯然。

摇曳:双生动荡,这是西山服饰中银质度珐琅的晶莹饰品。暗纹轮转,色彩纤巧,装点加之以实用,华而又实。

成果展示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总结

三生万物”丝巾的创作过程历时数月,过程曲折又有趣。巍山文化物产丰富,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参考物, 激发了我们无限的想象与灵感,为此我们深表感恩。

丝巾虽然只是一个小物件,但我们通过“她”表达了我们对于巍山的见解。世人若能通过这些丝巾看到不一样的巍山,实属我们的荣幸。

企望能借这些丝巾,表达对巍山的喜爱,也向所有人盛情推荐可爱的巍山。

为作品点赞!

艺术可以是宏观概念也可以是个体现象,通过捕捉与挖掘、感受与分析、整合与运用形体的组合过程、生物的生命过程、故事的发展...

您是第 位访客